第24章 和顺堂,冲突(1 / 1)

加入书签

接下来两天,苏利文小巷的一处铺子,几个年轻人在那忙碌的收拾,将整个铺子都收拾了一遍,墙也刷成白色,看起来倒是明亮了不少。

  容嘉材也带着几个人在不远处站着,外套放在臂弯处,帽子也拿下来当扇子扇风。

  “你们盘下这铺子,打算做什么生意?”几个留着阴阳头,穿着黑色马褂的青年走过来询问,这几人就是和顺堂的人。

  “我们准备在这里开个蕃摊,几位要是喜欢玩几把,欢迎来捧场!”容嘉材满脸堆笑道。

  “蕃摊?谁让你们在这里开的?你们不用收拾了。”那几个青年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几位,这话就有些不对了。这地方我们都租下了,总不能不让我们做吧?”容嘉材脸上的笑容不变。

  那天从陈正威的话里,他就知道陈正威根本没打算给堂口交钱,早晚要和堂口的人对上。

  他倒也没多惧怕和顺堂的人。

  当初村子里找拳师教拳,他们颜、容两家的年轻人多少都学过些拳脚,胆子比一般人要大。

  不然也不会被颜清友和陈正虎一说,就拉来这么多人。

  这些人都是同乡,又是血亲,远比堂口的人要团结。

  何况陈、颜、容三氏在唐人街还有几十人,他们最近也在拉拢那些人,想要说动他们出来一起做事。

  因此此时面对和顺堂的人倒是不打怵。

  “胆子倒是不小。”和顺堂的人冷笑一声。“我明话告诉你们,这里就是不许你们做!”

  “各位,你们这话可就是不讲理了。”容嘉材也不动怒,只是说道。

  他身后几个年轻人顿时上前一步,盯着和顺堂的人。

  “这里能做什么生意,得我们堂主点头才可以。敢在这里做蕃摊?等着吃屎吧!”

  对方冷笑道。

  这里为什么只有和顺堂一家赌档?就因为和顺堂不允许其他人做。

  对方来这里做生意,显然连码头都没拜,不然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

  “大家都是华人,在这边讨生活,没必要这么绝吧?”容嘉材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好话是跟你们说了。听不听就看你们自己了!”对冷笑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

  “秀才,这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是回去喊人了!”其他几个年轻人都知道对方不会善了。“接下来怎么办?我去把人都喊来?”

  秀才就是容嘉材的绰号,本来他就读过书,长的斯斯文文的,名字里又带个材字,别人就叫他秀才。

  “你去通知威哥,你回去通知其他人。”容嘉材对身边两个青年说道。

  那两个青年点点头就从另外一个方向快步离开。

  那几个和顺堂的人离开没多远,一个青年问:“火哥,我们就这么走?”

  “急什么?先去找堂主!这些人连码头都不拜,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等着倒霉吧!”那青年叫阿火,冷笑道。

  对方要是做其他生意,他们倒也懒得理会,只要每周交钱就行了。

  开蕃摊不行。

  当即他就去附近的茶楼找到和顺堂的堂主治狗添。

  治狗添三十多岁,身材中等,面相凶恶,这绰号意思就是十里八村的狗看到他都闻风丧胆。

  “添哥!咱们地盘上多出一群人,租了个铺子要开蕃摊!”阿火走到治狗添身边道。

  治狗添放下茶杯,冷冷看他一眼:“你收他们钱了?”

  “没有,绝对没有!所以我来问问添哥应该怎么处理?”阿火连忙道。

  “是有人踩过界了?”治狗添先是问道。

  “不是,都是生面孔。那些人穿的人模狗样,一身鬼佬的衣服,不过粗手大脚的,都是泥腿子,一共有九个人。”

  阿火看的清楚,那些人虽然穿的不错,但无论是脸和脖子的皮肤,还有手上的老茧,都能看出这些人就是做粗活的。

  堂口的人虽然也是粗手粗脚,但和他们还不一样,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这种事还用问我?跑到我的地盘上开蕃摊,都不知会我一声,他们当我是死人啊?”治狗添没头没脸的骂道。





  “他们当你老大我是死人啊,那你们是不是死人啊?”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叫人!”阿火立刻领会,下楼吹了声口哨,从附近的铺子里就出来二十多人,都是穿着黑色马褂留着辫子的青壮。

  “火哥,什么事?”

  “有人找麻烦?”众人围过来七嘴八舌问道。

  “走,跟我去做事。不知道哪跑来一帮不开眼的,在我们的地盘上开蕃摊。添哥发话了,把他们都给我打出去!”

  阿火冲着其他人道,一挥手就带着二十多人浩浩荡荡的直奔苏利文小巷。

  容嘉材几人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过来,脸色微微一变。

  “怎么办?咱们的人还没来,要不要先走?”旁边的人立刻有些紧张的问道。

  “就这么被吓走,回去看到其他人怎么说?”容嘉材咬牙道,既然出来做事,那就是豁出去了。

  连打都没打就被人吓走了,他丢不起这个脸。

  “抄家伙!”容嘉材叫上铺子里的其他人,加起来一共七个,一人抄着一根木棍站在铺子门口。

  “你们要做什么?”容嘉材大声喝问。

  “刚才我就告诉你们了,等着吃屎吧!”阿火冷笑一声,一挥手:“给我打!”

  身后二十多人从旁边抽出些木棍,在手里颠了颠,然后狞笑着蜂拥过来。

  虽然他们火并时都是用斧头,但现在又不是火并,打几个不长眼的而已,又是二十多个打七个,用不着拿斧头。

  毕竟他们又不是来杀人的。

  哪怕当初村子里请过拳师,颜、容两家的人都多少练过些拳脚,但面对这场面也根本招架不住。

  不过片刻就被打的头破血流连连后退。

  几个颜、容两家的青年直接被打倒在地,小臂粗的棍子不断往身上招呼。

  容嘉材也被一棍子打在脑袋上,鲜血把半边脸都染红了,眼前直冒金星。

  见到容嘉材这些人都被打的头破血流,阿火这才拿着棍子指着他冷笑道:

  “今天就是给你们个教训,下次把眼睛给我放亮点。”

  “滚吧,别让我们在附近再看到你们,不然下次可就不是打一顿了!”

  放下话,阿火就带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等他们走后,容嘉材扶着墙站起来,半边脸上都是血,浑身也疼的厉害。

  心里却涌出一股狠劲,狠狠看着阿火等人离开的方向。

  妈的,这事没完!

  “你们怎么样了?还能动不?”

  “走,去巷子口,估计威哥他们也快来了!”

  几人互相扶着,才走到巷子口,就看到陈正威和颜清友几人从远处过来。

  看到被打的浑身是血的一帮人,颜清友等人顿时一脸怒气:“是和顺堂的人做的?”

  “啧,被打的这么惨?”陈正威打量众人一番。

  “他们人多……”容嘉材解释道。

  另外他确实高估自己等人的拳脚了,他们只是练过拳脚而已,最多就是村子之间抢水打架。

  那些堂口的人都是经常街头火并的,实力不比他们差。

  “你是不是傻啊?看到他们人多不会跑啊?”陈正威没好气骂道。

  “先找个药店去检查一下,把伤口处理了!”

  虽然骂了两句,不过陈正威对容嘉材等人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起码有股狠劲,而且团结,没说看到人就被吓跑了。

  陈正威眼睛里凶光四射,从口袋里掏出根烟点上,抽了几口后才不紧不慢道:

  “阿友,阿虎,你们两个去找他们,就说我晚上去拜访他们堂主!”

  “石仔,你去通知其他人,先不急着过来。然后去杂货店买三十把手斧。”

  陈正威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捻了捻:“不让我做?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威风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