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无法离开(1 / 1)

加入书签




“不是,比这个劲爆多了!”
“什么消息?”
“这个消息和骆涟漪还有些关系。”
舍长兴奋的说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
涟漪故作好奇的看向舍长。
“那个李刚,你还记得吧?”
“别提这个讨厌的人了!”
涟漪一听这话,立即装作没了兴趣的样子。
“别呀!他休学了!”
“休学?为什么?就因为我拒绝了他的追求,给了他两巴掌?这心理也太脆弱了吧!”
“不是,我听我男友说,是他的性取向暴露了!”
舍长双眼发亮的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
涟漪的话没说完,假装意识到了什么,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厌恶的说道: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是你想的那样!男生宿舍都传开了,有图有真相!”
“啊?还有图?”
宿舍里其他几位室友也惊呼出声。
“嗯,你们看!”
舍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图片给其他人看。
涟漪瞄了一眼,估计是对着电脑拍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大家看的都一脸兴奋,有几个脸都红了。
“啧啧,你们也不怕长针眼!”
涟漪没凑过去,但是她故意说道。
“嘿嘿,以前只是听说,这是第一次见真人!”
圆脸舍友立即说道。
“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对涟漪死缠烂打了!”
马尾女孩像是反应了过来,立即说道。
“我也明白了!”
“真恶心!”
“确实有些!”
舍友们说完,都同情的看向涟漪。
涟漪则是翻了一个白眼后说道:
“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和我没关系,我尊重他的选择,但是他恶心就恶心在想通过追求我,掩盖他的取向,要是我同意了他的追求,我成什么了?”
“就是,如果你真同意和他交往,时间长了肯定会发现他的问题,到时候你只能选择隐瞒,毕竟事情传出去后对你也不好!”
舍长立即说道。
“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在大学谈朋友,只是他给我的感觉不太好,我觉得他并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追求我的。
现在看来他是别有目的,而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很敏锐的,所以很干脆的拒绝了他!”
“幸好你拒绝了,否则你就是大家议论的对象了,现在大家都只会同情你,差点成为这样人的挡箭牌,而不是觉得你强势拒绝他有什么不对。”
马尾舍友向涟漪竖起了大拇指。
“所以说,有时候大家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涟漪淡定的对大家说道。
“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反正通过这件事我是长见识了。”
圆脸舍友说道。
“确实!确实!”
“舍长,这些图像是谁传播的,你们别被有心人利用了。”
涟漪故意说道。
“我听我男朋友说,好像是李刚自己把摄像机的记忆卡丢在了男生宿舍门口,结果被别人捡到了,问了一圈儿没人说丢东西,他就拿回宿舍查看,结果发现了李刚的秘密。”
舍长摊手道。
李刚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因为这次并非有人刻意造谣生事,再加上当事人主动休学,事情传了一个月后,就逐渐平息了。
而被涟漪弄的没脸继续留在学校的李刚,此时正在打包行李,准备离开霖市,他要去外面寻找出路,然后再找机会报仇。
“涟漪,李刚要离开霖市了,他准备利用读心术去外面发展。”
石臼立即提醒道。
“那可不行,他要是走了,我怎么找他的晦气,磨掉他身上的读心技能。”
“那你准备怎么办?”
“你别忘了,他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中。”
“将那段录像发出去?”
“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发给那两位调查他的民警,这不就是现成的证据吗!”
“行,这个好操作。”
因为这次对抗的是意识体,所以石臼不像之前那样,只在任务者需要他的时候才露头,他这次全程都在盯着李刚这个载体,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对方的去向。
民警收到那段辣眼睛的视频后,就在汽车站带走了李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李刚实施了拘留和罚款,不管他怎么否认自己没有卖y都没有用。
同一时间霖市财经大学,也收到了关于李刚的处罚决定,学校最终以不符合当代大学生标准,违反校规校纪,思想道德无底线为由,直接将李刚开除了。
李刚还不知道学校的决定,此时他正在看守所内,他隔壁关着的是一伙群凶极恶的人,瘦弱的李刚成了这些人抢夺食物的对象。
而李刚利用自己的读心术,发现了其中一人的犯罪事实,他立即和看守人员说他要举报,这才离开了看守所。
也因为李刚抓住了这次机会,协助警察破获了一起杀人藏尸案,他被关了十天后,就被放了出来。
涟漪从石臼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说道:
“难怪那个意识体会选择他,看来他还是有些运气在身上的。”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毕竟你现在是学生,不可能一直盯着他。”
“放心,他被关又付了罚款,现在身无分文,就是想离开霖市都不可能,除非他想走回去。
你先帮我盯着他,先让他折腾去,等他积攒够了资本准备离开霖市时再通知我,我会让他一朝回到解放前的。”
“行,我知道了!你安心上课。”
另一边的李刚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警察局,摸着口袋里仅剩的一百块钱,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只能先去买了两个馒头充饥,然后开始找寻晚上住的地方。
在一条破旧的老城区街道,李刚寻到了一家小旅社,准备今晚暂时在这里落脚,一张床三十元一晚,早餐有一袋牛奶和一个包子,是他目前唯一能消费的起的。
晚上十二点一过,小旅社里就开了一个小赌局,都是附近的闲散人员在玩,玩的也是最简单的摇骰(tou)子,赌大小。
李刚看着摇骰子的那个干瘦男子,眼神就是一闪。
【今天怎么没有肥羊?这群人一辈子都赢不了钱。】
李刚慢慢的挪了过去,看着那人摇骰子,周围的几个男人押大小,他扫了干瘦男人头顶一眼,然后摸出剩下的五十元,放在了“大”上。
干瘦男人看了李刚一眼,然后在周围人的喊叫声中拿起了盅碗。
宝子们,明天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