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粗暴简单的方法最有效(1 / 1)

加入书签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个办公室彷佛与世隔绝,不见外面天日。

  等到怀里的女人慢慢平息不再哭泣了时,卢安才敢有下一部动作。

  只见他双手捧起黄婷的脸蛋,凑头亲吻十来秒,随后无比渴望地说:“回我身边来吧,继续做我老婆,好不好?”

  黄婷眼含泪花,“你不是有老婆嘛?还要我回来做什么。”

  卢安低头,额头贴着她的额头,“我会对你好的,不分彼此。”

  黄婷听了咬着下嘴唇没做声,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又过了良久,她慢声道:“我饿了。”

  卢安问:“你没吃早餐?”

  黄婷轻嗯一声。

  卢安打开窗户,发现外面的卷闸门都是关的,没办法,只得给周娟打电话。

  “哈喽,亲爱的哥哥,找我什么事?”周娟明显在大快朵颐,嘴里都是吃食。

  卢安说:“你嫂子饿了,来开下门,我带她去吃点东西。”

  周娟停下手里的蒸饺,“你们和好了?”

  卢安说:“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和好不和好,我们本来就没分开。”

  周娟顿感手里的蒸饺不香了,放下筷子埋怨,“我真是走了一步臭棋,嫂子竟然这么不给力,竟然这么快就原谅你了”

  没等她把话说完,卢安就气得把电话挂了,然后转身望向黄婷。

  接触到他的目光,黄婷一触即退,偏头避开,一时看不出她是什么情绪。

  怕被周娟一句话给搅黄了,卢安趁热打铁,走过去从后面揽住她腰腹,闻着她的发香说:“你今天用的什么洗发水,怎么这么香。”

  黄婷低头瞅眼他的手,轻抿嘴道:“我今天没洗头发。”

  哎哟,被打脸了,卢安有点尬,笑着说:“那是我老婆天生丽质,不洗也香。”

  要搁过去,他的甜言蜜语肯定能时刻抓住黄婷的心,但现在,她听得没太大波动,他能对自己说,就也能对别个女人说。

  他能和自己在床上翻天覆地,也同样能和别的女人在床上胡搅蛮缠,每每想到此,她心里就特别不舒服,瞬间一把用力挣开他的怀抱说:“伱不用这样对我,我害怕。”

  卢安顿了顿,稍后低沉问:“你害怕什么?”

  黄婷目光瞟向窗外,“我害怕俞莞之,也害怕孟清池,还害怕你又背叛我。”

  听到一个“又”字,本来心情很是沉重的卢安,心头顿时开阔了几分,走过去不要脸地继续抱住她,“不会了。”

  感觉这次他用力比刚才紧,黄婷深吸口气,放弃了挣扎,良久问:“你和叶润如今到了哪一步?”

  想到这个“又”,卢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无说成有,“她和你一样,是我女人。”

  黄婷胸口波动了好几下,半转身盯着他眼睛:“你们发生关系了?”

  为了让她接受,卢安只得继续撒谎,“发生了。”

  果然,听到这话,黄婷脸色变得惨白,眼泪又慢慢出来了。

  但这次没有以前难受,因为她在心里早就知道他和叶润关系不简单,潜意识中早就有了心里准备。

  黄婷痛苦地问:“还有吗?除了她们四個,还有吗?”

  四个

  很显然黄婷把孟清水也算进去了。

  卢安想到了刘荟,但知道今天不能再说,再说就必定会生波澜,好不容易才攻破她心里防线,不然又会闭合。

  那样得不偿失。

  卢安摇头,“没了。”

  闻言,黄婷闭上了眼睛,任凭眼泪经过脸庞,流到脖颈间。

  许久,她睁开眼睛直视他,“如果我跟了你,你今后会怎么对我?”

  卢安认真道:“以前怎么对你,以后不会变。”

  黄婷问:“还带我回老家吗?”

  卢安严肃说:“回。”

  黄婷听了没再出声,陷入沉默。

  她刚才虽然问了这么多,其实内心是矛盾和纠结的,不知道还要不要信任以前这个男人?

  还能不能信任眼前这个男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动响,接着卷闸门开了,露出了周娟的身影。

  周娟快步走进来,边走边大声喊:“哥、嫂子,你们没有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吧,我来给你们开门啦,方便开门就吱一声。”

  卢安伸手牵过黄婷,探头说:“别搞怪了,快点。”

  黄婷有心挣扎,但越挣扎手被握得越紧,最后只得低头跟了出去。

  “哟哟,真让我羡慕,我也好想被牵着,看嫂子这么不情愿的样,哥你牵我吧,我保准乖乖的,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周娟瞧着两人的牵手处,酸意都溢到脸上来了。

  黄婷被这么一激,顿时抬起了头,眼神复杂地同周娟对视一眼后,倒是不挣扎了。

  “嘻嘻,看来嫂子还是爱我哥的嘛。”

  周娟陪着两人出门,一边走,一边还不忘继续刺激黄婷,“嫂子,跟你讲,我就是因为顾忌你,才没对我哥动歪心思。

  你要是哪天不要他了,就跟我说一声哈,我回头就给他下春药,把生米煮成熟饭,最好是一次就怀上他的宝宝,到时候我看他还理不理我?”

  卢安知道这妞是好意,是摸准了黄婷的弱点在下猛药,但还是有点听不下去,转头瞟她眼道:“她是你嫂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周娟不反驳,背着小手,两眼望天,脸上全是玩世不恭的神态。

  黄婷鼓鼓面腮,一字一字回味刚才周娟的话。

  她十分清楚,别看刚才阿娟是在故意刺激自己的弱点,但其实句句都是阿娟的真心话。如果自己真的哪天离开了卢安,阿娟一定会想方设法上位的,说不定就是用刚才的办法,下春药。

  想到这,表面保持镇静的黄婷有点被气到,我才同他保持两个月距离好不好,你就这么上赶着了,我要是再离开久一点,是不是下次就见面已经跟他上过床了?

  这就是黄婷现在的心态。她想同卢安继续保持距离,不想这么快就被这男人给拿捏了。

  可又害怕周娟这样的女人趁机上位,她不相信叶润能管住周娟,也不信俞莞之能管住周娟。

  因为周娟就是混不吝的脾性,俞莞之要是用家里的背景压她,估计是适得其反,越压她越有劲,越压她越会不择一切手段。

  黄婷还记得周娟在寝室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荤话: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本小姐要向天借卵。

  刚进到早点店,姜晚就给周娟打来了电话,问她们在哪?

  周娟直觉报了地址,然后对着电话喊:“阿晚,你快来打秋风,我哥同嫂子和好了,来敲诈他们一顿啊。”

  姜晚有些意外,稍后高兴说:“好,我马上过来。”





  点完早点,趁黄婷上洗漱间的功夫,卢安很是好奇地问周娟,“你是用什么手段把你嫂子骗过来的?”

  “你想知道啊?”周娟挤眉弄眼。

  卢安点头,“说说,让我向你取取经。”

  周娟瞄眼洗漱间方向,压低声音说:“我同时用了三个方法才成功,其中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是,我直接到寝室找到嫂子,告诉她:我给我哥下春药了,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上了。”

  卢安震惊地嘴巴大张,一脸懵逼。

  他嘴皮抽抽,无语问:“就这样?”

  周娟捂嘴大笑,“当然不能这么简单啦,不是跟你说了同时用了三个方法吗,那两个更见不得人,我就不告诉你了,嘻嘻。反正呢,效果出奇的好,我人给你摇来不就行了。”

  作为花丛老手的卢安仍旧有点不敢置信,没想到千万种方法行不通,竟然用这种魔法。

  不过他稍后又觉得周娟不愧是个人才,使用这手段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之前黄婷的状态是油盐不进,任何温柔的手段都对她没作用。

  反而周娟剑走偏锋起了成效,缘由大概还是周娟胆大包天的性格决定的。

  基于对周娟行事天马行空、不受拘束的过往认知,基于过去周娟对卢安跃跃欲试、始终不死心的认知,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黄婷相信周娟真敢对他下药,所以犹豫了。

  而一旦犹豫,就代表周娟的方法逐渐生效,因为黄婷不敢赌。

  不敢赌周娟说的话是真是假,一旦是真,那她无法接受,因为黄婷根本没忘掉他,不管承认与否,没心深处还爱着他。

  其实说穿了,周娟的方法不高明,甚至有点下九流,但社会经验十分丰富的她摸准了人性的弱点,摸准了黄婷的心,断定黄婷不敢去赌。

  当然了,周娟对卢安是真有想法的,要是黄婷这次不跟她出来,她已经下了决心,回头她立马去买春药下给卢安吃,让黄婷后悔。

  卢安又试着问了其它两个方法是什么?

  但周娟始终不松口。

  不一会儿,黄婷回来了,姜晚没过多久也到了。

  看看卢安,看看黄婷,姜晚端起黄婷倒好的茶水,对卢安和黄婷笑说:“恭喜你们,来,今天值得铭记,祝福你们更加恩爱,白头到老。”

  “我也来,我也来,祝哥哥嫂子早生贵子。”有热闹当然少不了周娟这爱耍宝的人。

  卢安开心地端起杯子,然后左手在桌子底下捏了捏黄婷手心,示意她别扫兴啊。

  黄婷低头沉思片刻,稍后鼓鼓可爱的腮帮子,最终还是端起了酒杯,气鼓鼓地对卢安说:“你要是再对不起我,我以后不跟你同桌了。”

  “不会,卢安那么喜欢你,肯定不会了的,阿婷你放心吧,我还等着你们的喜糖呢。”没等卢安说话,姜晚赶紧打圆场。

  卢安打蛇随棍上,直接探头吻住了黄婷的嘴,热吻了十来秒才分开。

  这一举动把姜晚看呆了。

  却看得周娟哈哈大笑,连连拍手叫好。

  好在店里人不多,等另一桌转过头来时,卢安和黄婷已经回复正常了,什么也没看到。

  黄婷脸红红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头把杯子里的水喝了。

  瞧媳妇这样,卢安明白,万事开头难,今天终于有了重大突破,虽然觉得黄婷可能还恢复不到从前,但只要自己尽心尽力对她,迟早一天她会变回以前那个黄婷的、对自己百依百顺的黄婷的。

  其实她猜对了,黄婷还没想好今后怎么跟他相处,所以就算今天被他又抱又搂,还被吻,但想短时间内像个没事人样的,她根本做不到。

  更何况上床的事了,吃一堑长一智,她这回不可能轻易让他得逞了,不然他不会珍惜自己。

  当然了,他还是在犹豫的,在徘徊的,不知道要不要跟他继续下去?

  现在她内心有两个自己,一个是对他舍不得,对他的爱蠢蠢欲动。

  一个是伤心过的自己,过去的累累伤疤时刻在提醒着她,前路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不要再跟他来往,不要再爱他,再不吸取教训到最后只会伤了自己。

  因为他是自己的唯一,而自己不是他的唯一。

  太过认真,太过投入,太过爱,是一条不归路。

  在内心挣扎仿徨中,黄婷结束了这顿早餐。

  只是还没等她更多思考,手就被他给牵住了,被动地往奥迪车行去。

  作为花丛老手,卢安岂会看不明白黄婷的迟疑不决?所以果断以请几人去玄武湖游玩为由,不给黄婷任何的思考和退步空间,现在自己事情繁杂,今天必须抓住最好的绝佳机会,一举夺回她的心。

  事实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有姜晚和周娟这两大助力在,黄婷一举一动都被拿捏的死死的。

  中午游湖,下午三点过后一行人又屁颠屁颠跑去了新街口逛街,晚餐之后卢安请三人看电影。

  等到十点钟左右,从电影院出来的周娟眼珠子一转,摸着肚子说:“哥、嫂子,我饿了,我们去吃夜宵吧。”

  说着,周娟暗暗拉了拉姜晚衣袖。

  姜晚瞬间意会,微笑说:“今天运动一天,消耗大,我也饿了,要不寻个地方吃烧烤?”

  “烧烤好,我知道这边有一家不错,那的扎啤特好喝。”周娟在这边有门店,自然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

  听到喝酒,黄婷本能地打起了退堂鼓,“我今天不”

  她嘴一张,卢安就猜到她要说什么了,立马吻住了她,一吻过后,然后拉着她激情澎湃地朝前走,“走,今天天气这么好,必须烧烤,必须喝酒,不醉不归。”

  “yeah!不醉不归!”周娟笑嘻嘻地唯恐天下不乱,也有样学样,拉着姜晚往前冲。

  姜晚本是一个慢热的人,都被两人这气氛给感染了,高兴地一路符合。

  黄婷抿了抿刚被亲吻过的嘴唇,深吸口气后,无奈地跟上了脚步。

  “老板,鱿鱼50串,鸡腿4个,鸡翅4个,猪腰子来6个,韭菜来20串,羊肉串先上50,还要啤酒!啤酒!啤酒!”进到店里,一落座,周娟就大呼小叫点起了菜品。

  黄婷问:“猪腰子6个,吃得完嘛?”

  周娟指指卢安,“嫂子你别怕,我哥在呢,我们一人一个,他吃三个。”

  姜晚哪里还不明白周娟打得什么鬼主意,差点笑岔气了。

  卢安偷偷给周娟竖起大拇指,心道这妹子平时是没规矩了点,但没规矩关键时刻管用啊,不错,以前还真是错怪她了。

  桌上其他三人能明白的东西,早已蜕变成女人的黄婷哪有听不懂的?猪腰子和韭菜都是壮阳之物,这坏蛋明显今晚对自己有想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