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叫哥哥(1 / 2)

加入书签

棕色的塑料瓶变成玻璃瓶,里面的液体绿意盎然,200毫升的肾宝糖浆变得只有50多毫升,扭开瓶盖,原本怪异的味道消失不见,香气扑鼻。

肾宝糖浆几个字有起了变化,成了大力肾宝糖浆。

陈凡嗅了嗅,大胆的喝了一口。

如丝如滑,喝下之后口齿留香,入口的时候有一些凉意,顺着喉咙入胃腹,立刻成了一团火,朝四肢百骸涌去。

由内而外,陈凡感觉有无数的火苗在身体里烤着自己,不仅热,还胀,迫切的想要发泄。

隔壁的房间传来声响,吴丽丽和刘浩两个人进了屋。

过了一会儿,床动了。

“叫。”

“不要嘛,人家害羞。”

“叫哥哥。”

“浩哥哥~”

陈凡发觉他的听力变好了,五感变强许多,以往要贴着墙壁才能够模糊的听到一些声音,现在不用特意的去贴墙壁,站在房间里就能够听到隔壁的动态。

周围的景象同样如此,标清变成了超清。

汗流浃背,皮肤通红,皮肤外冒出一些污渍,陈凡嗅了嗅,一股恶臭。

这些年积攒在皮肤里面的污垢似乎都被刚才体内的那股热力蒸发出来。

肌肤像似要龟裂,小弟弟也不老实,陈凡大叫一声,缓解了下。

隔壁动静没了?

陈凡没管,到卫生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

隔壁吴丽丽的房门打开,刘浩一脸阴沉走出来,瞥了下陈凡,稍微愣了愣:“大男人还化妆做面膜,恶心。”

丢下这句让陈凡莫名其妙的话,刘浩出了门。

“陈凡,你刚才鬼叫什么?!”吴丽丽穿着睡衣出来,很不满,看到陈凡的脸,如刘浩一样,也稍微有些错愕,“你怎么一下变这么白?”

“打扰到你了?”陈凡夹着腿,冲了一个凉水澡,身上的燥热还是没有散去。

吴丽丽眼睛很尖,注意到了陈凡姿势不对:“你走路的姿势怎么这么怪,夹着腿干什么?”

“腿有点疼。”陈凡说。

“你刚才是不是在隔壁偷听?”吴丽丽不信。

“这房子本来就不隔音,才一面墙,下次声音小一点,你也太敏感了,才几分钟而已。”陈凡回房间,锁上门。

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铜钱,陈凡在琢磨两件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