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堂经理日志

象子抒00 45万字 102人读过 连载

女大堂经理日志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
《女大堂经理日志》是象子抒00精心创作的女生耽美,新笔趣阁实时更新女大堂经理日志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女大堂经理日志评论,并不代表新笔趣阁赞同或者支持女大堂经理日志读者的观点。

最新章节:27 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24-03-03 14:49:17

《女大堂经理日志》最新章节

27 死里逃生
26 美好回忆
25 落入虎口
24 谁吃了我的鸡头
23 一鸣惊人
22 紧急救援
21 黑白无常
20 拉拉小手
19 三分钱
18 冯家二小姐
17 回首往事
16 和尚和狼
查看全部章节 ↓

《女大堂经理日志》全部章节目录

关于茶叶失而复得的说明
关于向顾老同志学习的几点意见
是谁吃了鸡头上的鸡冠子?
黄瓜咸菜里静静地躺着一只虫子?
抱猫的女人和糯米
谁动了小白手的苹果充电器?
关于吱吱和吱呦的故事
关于准许步行长加我粉丝的邀请函
快乐的一天
是男是女大解析
顾营长第十一个相好的浮出水面
我的红围脖哪去了?
盛赞老王的“迈特9”
向老刘同志学习
海绵宝宝历险记
本人郑重声明
谁动了小朱子的大苹果?
为老王圆梦记
南屏晚钟
再谈隔壁老王
小朱子饿死人
夜语
我亲爱的顾营长
美女给我点烟记
七夕美女送花记
我做红娘(一)
我做红娘(二)
说说大老刘
小朱子目无领导
全员出动
是谁扼杀了我的登山梦?
说说小白手
隔壁老王好上门
为小朱子正名
关于评定进福同志为副教授的申请
是谁挫败了我的登山盛会?
关于向存存同志学习的几点意见
谁动了顾营长的鸭绒帽子?
关于男休息室里出现女更衣橱的说明
谈谈校长的无所不知
说说狼之浪
关于“大美女”称号的接替工作
关于净化我部环境、提倡语言美活动的倡议书
暗号
宝宝没有吃好的后果
宝宝没有吃好后果很严重(续)
谈王副教授手眼通天
宝宝没有吃好的原因分析
关于为曲号先生不定期擦脸的操作提示
关于宝宝掉裤子的有关情况说明
环青云山十公里赛事纪
2020年度最后的晚宴
我部一举攻克一制约我部发展的难题
是谁试图用男洗手间的钥匙打开女洗手间的门?
择日为王副教授恢复正职的申请
致李行长的一封感谢信
王副教授自称和我们不一个品种
我部进行抗洪救灾的事迹报告
谈谈顾营长的初恋
再谈顾营长的鸭绒帽子
说说“黑美人”
关于“黑美人”去掉“黑”字的通告
一次谈及“乳名”的宴
致“二妮子”的道歉信
“二妮子“有话说
是谁让“二妮子”受了委屈?
“二妮子”退群的背后
一次看似无懈可击的视察
谁动了我的午觉?
一个莫名电话背后的玄机
笔芯插花送美人
呼叫大堂经理
我要举报
老王买瓜
一个甜瓜的背后
一次超强实力的决战
记一次难忘的环湖健步走
取名
一个可恶的骗子
骗子遇上乌鸦
领导说我有点浮躁
下次,记得敲门
关于同意小牛牛同志加入白手党的通知
关于破格接纳美人加入白手党的一点意见
遇见美女
美人何去何从?
美人的小名
不是几个包子的事
包子背后的故事
为什么没有吸的感觉
黑白无常
绝色美女横空出世
顾十一郎的心事
顾神经心动的女人
顾神经的魅力
小白手?下乡记
关于小白手?下乡记的说明
小孩吃席
顾大脑袋忏悔录
顾神经传
一场蹊跷的相亲
蹊跷事的背后
相亲章程
相亲实施细则
顾老不愿发声的原因分析
一次未成行的出发
告王二厨子书
请问出口在哪里?
关于聘任李总管为教授助理的公示函
一句横亘在入党志愿书里的格言
顾十一郎的无奈佳人
劝顾老收山
邂逅日念
王二橱子遭白眼
不以贫富论英雄
少奶奶的大红袄
感谢热心的铺床人
三问铺床人
王二橱子上当记
美女经理出炉记
冬天里也来说白雪
冬天不下雪还是说白雪
谁是王二的线人
野狼先生
少奶奶的睡袍
不愿关门的关门弟子
教授的风采
一次空前的盛会
周末加班记
顾大脑袋相亲记
我随师傅下山记
是谁污悠黑了白雪?
少奶奶赞我为“大神”
受人尊敬的少奶奶
少奶奶的最爱——鸡肝
我的忏悔
盛赞木西老师
隔壁老王不知情
大老刘走光记
从老刘的眼镜失而复得说起
一双破手套引发的思考
贺??电
保管不慎起争端??刘大堂身陷囫囵
大堂经理及时控制大局扼止一场风波
从“藕不熟”说起
一封饱含热泪的感谢信
深夜,手持雨伞的陌生人
说说“自来熟”
营业部再次协助警方破获银行卡诈骗案
牛蛙终于找到了
汶水支存款猛增的原因分析
关于如何处置我行穿墙西门子的申请
我接受少奶奶的邀请
迎接新年的第一缕曙光
2021年最后的晚宴
请你进入我的梦乡
也许这就是生活
也许是流金的云霓
我有我的信仰
今夜,我不会这样就走
让我们始终微笑着
眸子里流露着痴迷
敢于寂寞,非不懂生活
只为等你回眸时的美丽
一切总成过往
来兮,快马轻骑
我有我的信仰
扣响生命的交响乐
无标题章节
扯一缕白云为袖
我以天幕为布
谈谈《白柳门》
致十一大爷
记一次没有莺歌燕舞的宴
老王很忙
花之陨落
少奶奶的光辉岁月
送少奶奶之下江南
少奶奶的高光时刻
少奶奶之终极解密
贺白小白闪亮登场
致少奶奶的一封家书
一起了解《达尔文奖》
回顾《我不是王毛》
一封信的背后
论白小白之白
《白鹿原》里的荒唐事
寻找良知
致思密达的一封信
《红楼梦》里的茶道
《父与女》
顾十一背后的故事
戒酒书
薛吹方画孟作家
参观革命老区
人性的险恶
感谢助理李的鸡腿
贺老刘荣退
隔壁老王想吃肉了
落枣记
贺老刘同志荣退
难解的局
顾汤姆十八问
桑树作证
顾汤姆之由来
听说,老刘是哭着走的
老刘到底是怎么走的
于主席开心地笑了
顾汤姆想过一把平常人的生活
王小王之风头无量
骨汤姆之烟酒与心情
如何判断于主席的工作状态
关于休息室的几点说明
骨汤母寻梦记
麻子保安
骨汤母的人格魅力
墨石山记
骨汤姆之我本善良
于主席的高跟鞋
于主席的高跟鞋座谈会
于主席改穿平底鞋了
亭长遭遇滑铁卢
幸福不是毛毛雨
于主席之我不生气
天凉召唤秋裤
于主席的小锅
失联
职场斗法
遇见
秋天带我去旅行
感谢骨汤先生的茶叶沫子
联通被移动
再向墨石山行
禁止一块查体
莫付秋风入我怀
别Mist陈
攒个牌局
茶勺
骨汤先生现在学精了
王老大的弄花人
宅家之美
万秘的油蚂蚱
看片子
与女词人撞车
诗与四季风
为于主席圆梦记
一个奇怪的梦
浅谈陈部长的养生之道
大秘获奖之后
羞羞的红裙
一碗汤面
来,抱抱
王总管受伤记
再见郭伺弄
陈师傅的牧羊犬
感谢“放心午餐”
于主席的至理名言
陈师傅让我们重见光明
文文印象记
关于拟聘王小王同志为教授助理的函
静音师太
《深渊》
一条流浪狗的归宿
小花铲寻物启事
与女作家谈当下
爱管闲事的王叨叨
谁动了顾汤姆的排骨
我们都是边角料
二厨子忏悔录
王叨叨的迷你花铲
谁动了顾汤姆的排骨
骨汤先生的语言艺术
王叨叨的三头六臂论
“葱姜撞奶”与“排骨炖鸡”
不是小贩的小贩
杨化化之图哈哈
我被隔离了
大风吹折仙人指
狼伴归途
《坠落》$1
《坠落》$2
王二的包子诡辩论
记安四小姐
《隐入尘烟》
预支二两茶叶的申请
师傅,那个周末上山的少年又来了
拔刀斩
朝三暮四与王式加餐法
防火防盗防闺蜜
还是说包子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的求救信号
致李助理
王总管再立新功
见路不走
再谈见路不走
从“萍水之交”说起”
如何理解“见路不走””
两个命题
最后的守门人
致一位永远年轻的好人
谁杀死了叶子农
大型翻车现场,何为上善若水
请问老王最后死了没
《荒野猎人》1
《荒野猎人》2
《荒野猎人》3
于主席想吃鸡了
忘魂失犊
致敬2022
万人迷的阳人之路
天选之子____牧阳人
致牧阳人并小阳人
致亚可西?斯洛诺夫
我是如何防护第一波疫情的
思辨者 1
思辨者 2
思辨者 3
思辨者 4——我不是小阳人
《村庄》
天幕红尘 1
天幕红尘 2
奥密克戎到底哪去了
岁末寄语
我是于主席的马仔
于主席的至理名言
于主席是如何戒酒的
王总管之重出江湖
王总管重出江湖后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王总管决定打道回府
王总管举棋不定
从贴心管家到甩手掌柜
王总管到底何去何从
王总管尚能饭否
尘埃落定之后
王总管之掉链子
王总管不畏人情
这是一个好人
再见,邦德
于主席力挽狂澜
王总管能吃饭了
整顿
香山见闻录
邦德有话说
王叨叨口出狂言
王总管有点飘飘然
于主席之责任在肩
王总管的看家本领
王总管的格局
王总管不吃鱼
邦德的心病
王总管的秘密武器
致迈阿瑟?邦德的一封信
女人不当家
王总管之凡尔赛
王总管的减肥秘诀
王总管到底去哪了
擅闯者谁
于主席的胆子越来越小
致迈阿瑟?邦德
女人不当家
王总管之凡尔赛
王总管的减肥秘诀
王总管到底去哪了
擅闯者谁
于主席的胆子越来越小
致迈阿瑟?邦德
凡事不决问王总管
感谢王老大的皮大衣
干将与莫邪
没啥大事儿
王总管的炫富机巧
姐姐是深藏不露
于主席之不同凡响
恭喜邦德
又上表白墙
接洽函
王总管之形而上学
喜欢躲在角落里
又见墙角杏花白
王总管的金刚钻
于主席体验挖野菜
减肥潮悄然升起
王总管霸气侧漏
王总管被薰晕以后
致白富美的一封感谢信
作人要低调
屋里打伞
红绿灯下
一个强盗
王老大的功勋
邦德的新搭档
张一半嘴,露一半腿
陈作家赠花记
亓副教授本纪
安四小姐被神秘男接走
王总管不待动弹
邦德顾其人
王总管不是不露
柳师傅的照妖镜
鲜花插进琉璃瓶
就到这里吧
于主席的秘密武器
又见猪上树
邦德?顾最后的告白
老刘的无奈
夫妻一日游
点顾退休以来
《终极老师》
雾失楼台 月迷津渡
雷打不动的沉稳者
探访桃花岛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沙尘暴来了
王总管再创佳绩
感谢老王的黑水
于主席王总管两大咖亲自出马
老王的花,开了
王总管还花记
赵哥,我躺平了
人间最美四月天
王总管失声记
王总管的馒头
鲜花琉璃瓶回来了
女人要照死地打扮自己
路遇邦德
于主席二进华府
浅谈如何照死地打扮自己
我部会见部里袭袭酋长
资源决定权利大小
王总管女儿茶
王总管穿上迷你裙以后
考核督导函
狼先生出马一个顶俩
王总管香汗淋漓
邦德最新的研究方向
王总管升级秘书长
王总管升级秘书长
穿旗袍的美女
简乐的皇家礼炮
王总管的丸子
我要在春天里向你表白
要学会面对急风骤雨
热闹都去哪了
被遗忘的百合
邦德为什么变黑了
人生不过如此
雾失邦德,吾失邦德
王总管的馒头后续
于主席见鬼记
于主席的蝴蝶兰
姐就是这么任性
王总管闭关记
于主席浑身的烟味哪来的
王总管的新装
王总管盛装出行
被剪落的花枝
又发一枝百合
王总管超短裙的魅力
一块牌子
王总管的馒头到底是黑是白
小白猪
安四小姐背后的陌生人
又见卿面
潜藏在队伍中的坏人
剧情翻转
周末愉快
探访猴子岭
?于主席差点笑死了
又是一年毕业季
于主席的包裹哪去了
又见王重阳
寻找二妮子
王总管的魔咒
王总管的旗袍
奈何实力不允许
说说圈子
恣个脑地俏心焦
二妮子病了以后
七月的风遭遇七月的雨
千里霞客行
寻找女歌手
遇见阿满先生
二妮子初出茅庐
作男人的楷模
钓者非鱼
天黑不下山
一代酒仙之殒落
游新甫山记
何以猪上树
于主席的星期二哪去了
留恋录音棚的杯子
与孟作家会唔
《做局》
夏夜漫步重兴路
二妮子义无反顾
王总管重出江湖
“妖精”非“狐狸精”
护花使者出行记
与孟作家会唔
吻别式请假
谷里农行服务升温记
二妮子没有出道的原因分析
上树先生遭遇滑铁卢
于主席一日千里
水蜜桃桂花酒雪糕
夏夜赏月
于主席磨菜刀
致上树先生
《罗刹海市》是个什么故事?
大卫终于解脱了
于主席失联户
王总管失算以后
一支兰花兀自开
王总管的旗袍
我为老秦鸣不平
再谈老秦二三事 &1
再谈老秦二三事 &2
鬼头蛤蟆眼之流
二妮子心中有爱
老秦外一篇(上)
老秦外一篇(下)
刀狼的《翩翩》歌词释义(转载)
刀狼《西米巷》解读(转载)
王总管大不如前
刀狼《山歌寥哉》
刀狼《花妖》解读
刀狼《镜听》赏析
刀狼《画壁》解析
《终极老师》节选
刀狼《画皮》解读
贺电
说说自来熟
高度重视三小建设
从藕不熟说起
深夜,手持雨伞的陌生人(上)
深夜,手持雨伞的陌生人(下)
从一个难缠的客户说起
谨防成狼来了
我部协助破获银行卡“诈骗案”
触发110报警的首犯被击毙
美女也疯狂(上)
美女也疯狂(中)
美女也疯狂(下)
关于如何处置西门子的申请
美女也疯狂(上)
美女也疯狂(中)
美女也疯狂(下)
关于如何处置西门子的申请
致亲爱的班长
远方的来信
驳作家都是流氓
孟兆友和他的《女工会主席》(1)
孟兆友和他的《女工会主席》(2)
拾金不昧获锦旗
致孟作家的信
孟作家的信
《山乡残雪》背后的故事
于主席莅临气排球赛场
三块钱也是钱
一夜疯狂 &1
美女也疯狂&2
美女也疯狂 &3
关于如何处置穿墙西门子的申请
亲爱的班长
驳“作家都是流氓”
孟作家和他的女工会主席
孟作家和他的《女工会主席》
致孟作家
《女工会主席后记》孟兆友
书记家的小火炉
吴大总管养硕鼠
气排球赛场上的小鹌鹑
王总管的脱氧剂
溜狗记
浮来山记,毋忘在莒
于主席发飙记
瓦赫发火的原因分析
狼先生转型记
消失的金溜子
幸会外呼小王子
于主席的蒜苗
王总管大开杀戒
有请狼先生
不叫不醒
一个人的饭局
王总管的小跟班
千里送排骨
狼先生转型记
消失的金溜子
幸会外呼小王子
于主席的蒜苗
于主席的蝴蝶兰
王总管大开杀戒
有请狼先生
不叫不醒
一个人的饭局
王总管的小跟班
千里送排骨
五哥的闺蜜
五哥的闺蜜
高校长支教归来
手机照鱼
经久不衰的抗冻人
可爱的小绵羊
王总管的至理名言
于主席完美收关
自家筐里无烂杏
于主席的红玫瑰
二妮子不吃豆饼子
遇见安四小姐
一场雪的背后
于主席的三句名言
不吃豆饼子之二妮子
沉年旧账
不胫而走
一招制敌
一招制敌
4.五拘六受
道士下山
6 鸡蛋黄油
7 物极必反
8 两小无猜
9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10 下海捉鳖
11 舍身取义
12 上门求教
13 集市枪声
14 逃出生天
15 拿冠夺魁
16 和尚和狼
17 回首往事
18 冯家二小姐
19 三分钱
20 拉拉小手
21 黑白无常
22 紧急救援
23 一鸣惊人
24 谁吃了我的鸡头
25 落入虎口
26 美好回忆
27 死里逃生